主页 > H酷生活 >四、贝多芬弦乐四重奏的生命情调 >

四、贝多芬弦乐四重奏的生命情调

2020-06-26  点赞737   浏览量:524

浪漫主义是城市布尔乔亚创造出来的生命情调,爱怀乡,喜欢田园风光,而且是怀父祖辈的乡,因为他自己真正的「乡」,自己出生的「乡」,其实经常是城市,所以他只能怀想父祖辈所来自的农园牧地田野风光。

工业化以后,人被赶进都市,新兴,澎渤发展的都市,固然是新兴的中产阶级追求理想,实践勃勃雄心的场所,但在向外追逐美梦之余,不时浮上他们心头的却常是澈骨的孤单。  

小时候听过的交响曲,我记得,说得出名字的,只有偶然听到的贝多芬田园交响曲。

四、贝多芬弦乐四重奏的生命情调

都市的浪漫主义人士爱田园情调吗?其实对都市人来说,田园也许时常响往,但早已不可能是他真正安顿身心的场所。

几年前喝咖啡时和钢琴名演奏家蔡釆秀女士见了第一次见面。她问,你听古典音乐吗?我说很少。她说没关係,说说看。我回答,就说贝多芬絃乐四重奏好了,我倒听了几首。她说很好。

我说:

这贝多芬很有意思,弦乐四重奏我听了一些,但似乎都在重複地说:要死要活;会死会活;找死找活;唛死唛活。

乡巴佬音乐听成这样,我忘了蔡女士怎样反应。

逞口舌之快,用这样乡鄙野语去指说这样一位在精神世界达到那样不可思议的崇高壮阔的伟大音乐家,真是大大不敬。为何如此,且说分明。

贝多芬生逢18,9世纪之交,拿破侖,歌德,哥耶等巨人辈出,又有法国大革命的大时代。在「时代大剧场」上,人类追求伟大理想,进行壮丽的英雄事业,和命运缠斗,在辽阔的田园舒怀等等,都成为他大曲的题材,但在交响大曲之外,他一些弦乐四重奏,我听来总觉得是在向特定对象没完没了地倾诉他的「私秘内在」。

有时倾诉的对象还像是他自已___这时往往就是「要死要活;会死会活;找死找活;唛死唛活」情调;有时倾诉的对象是「神」,这时他才终于走进既深沈无比又庄严无比的世界中,看来,安顿灵魂,这才真正是的埸所吧,而不是大时代中的纵横畅快,不是伟大功业的满足,不是田园的宁静唯美。

无论如何,从理性启蒙走向浪漫革命,在动荡巨变的大时代,被夹在仍然顕赫无比的宫廷贵族和迅猛兴起的中产阶级间,怀抱人类崇高理想,历经一再的背叛__包括他的「英雄」拿破侖和他的姪子的背叛,走过坎坷命运,他需要倾诉私秘的内在____他常像耶稣一样感叹「狐狸有洞,飞鸟有窠,人子却无安身之所」,倾诉孤独,并祈求被安顿。

我不是教徒,神的世界是什幺?只能想像,总没法完全了解。那怎幺看贝多芬没完没了的孤独?孤独并不令人愉快,但是孤独也意味着在繁华喧嚣之后,甚至之中中的清醒,他也许不是救赎,但却使救赎可能。

后来我又把一句「要死要活;会死会活;找死找活;唛死唛活」没头没脑地丢给也是第一次见面的作曲家赖德和,他高兴的送我音乐厅的票去听他新作的曲<921安魂曲>,看来,他倒像是没认为我用这样乡鄙野语说贝多芬有多离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