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新生活 >27年前的六四事件与2047年的香港 >

27年前的六四事件与2047年的香港

2020-08-10  点赞656   浏览量:592
27年前的六四事件与2047年的香港

每一件历史大事件,它的影响力不会止于当代,而是会延及往后数十年的发展轨迹。

今年六四,争论和是非好像特别多。口舌之争源于一众专上学府的学生会决定不参与由支联会在维园举办的烛光集会。如果撇开他们那些令人感到冒犯的言论,当中其实提出了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就是六四跟我们有什幺关係?

六四确确实实影响香港民主发展

或许有不少朋友已经可以讲出几个关係,比如说六四孕育了香港几代人的民主意识,也有人曾经因此对香港的前途感到悲观而选择移民。这些,对不少人的人生来说是很重要,甚至是最深远的影响。但对今天的年轻人,也就是在六四之后才出生的一代,他们可能觉得事不关己;至少,他们的政治理念和意识,应该不是因六四萌生的。

然而,六四却确确实实地影响着今日香港民主发展的轨迹。

六四发生的时候,也是《基本法》草拟期——其实反过来说才更準确:在基本法草拟期间,发生了六四事件。两件历史大事同时发生,虽然未必有互动作用,却肯定有单向的影响。根据当时的纪录,六四事件令基本法的草拟工作暂停了,有些民主派人士退出了起草委员会。而更重要的,是在草拟基本法时有根本的修改,最明显和重要的例子,正是关于香港回归后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民主化进程。

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可说是草拟基本法时引起香港社会最多和最激烈讨论的议题。左、中、右各路人马都提出自己的方案,后来查良镛和查济民提出协调方案。方案建议第二任及第三任行政长官由8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出,而立法会则分3届发展至半数议席由直选产生。此外,第三任行政长官在其任内须举行一次全体选民投票,以决定第四任行政长官是否以普选产生和第五届立法会是否全面直选。

「双查方案」在当时被抨击为太保守,却得到中央的青睐,于是成为了「主流方案」,并写入1989年2月写成的基本法草案的第二稿中。其中关于全体选民投票决定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普选的规定,分别载于附件一第7条和附件二第3条,兹分列如下。

附件一第7条:「在第三任行政长官任内,立法会拟定具体办法,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全体选民投票,以决定是否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行政长官。投票结果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附件二第3条:「在第四届立法会任内,立法会拟定具体办法,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全体选民投票,以决定立法会的议员是否全部由普选产生。投票结果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此外,附件一第8条和附件二第4条更订明,如投票决定不变,每隔10年可再举行一次全体选民投票。

当时这个太保守的方案,特别是有公投部分,对今日的香港人来说,说不定是求之不得。然而为何最终有关公投的部分会在基本法中「被消失」了?箇中原因或许要靠当时的草委忆述,文献只记述了六四事件发生后半年,基本法草拟工作重回正轨后,大家认为香港的政制发展「宁稳勿乱」。自此,基本法便只保留了「双查方案」中最保守的部分,成为回归至今香港政制发展的蓝图,更是限制。

漠视历史 无法正确思考未来

笔者之所以详细列举这段历史,是想带出如果要说六四对今日香港每一个市民——不论是「80前」还是「80后」——有什幺影响,以上就是最实在和最贴身的例子。所以,除非某人是抗拒民主或放弃民主,否则又怎可以认为六四是事不关己呢?

既然27年前的六四事件对今日的香港有如此深远和实在的影响,那幺今日香港人继续纪念六四,除了「怀缅过去」之外,对我们的未来有什幺作用呢?这个应该是当前着紧2047年时香港会变成怎样、在2047年时是香港社会的中坚——今日的年轻世代所关心或疑虑的问题。

笔者也属于这个世代,今年六四会一如以往地去烛光集会,我的想法和心情是:每一个地方都有它的历史、现在和未来,无法切割。六四发生在27年前,却依然影响香港的现在和未来。忘记或漠视这段历史,就是不认识现在的香港,也无法正确思考香港的未来。我支持民主,认为这是香港早就应该落实,而且在2047年后也必须继续实行的政治制度。27年前在天安门广场争取民主的人们,不单是为中国争取民主,也是为香港争取民主。他们因此而牺牲,是值得我们纪念和致敬。而每一次烛光集会,都是一次争取民主的运动,是向对抗拒民主的人——不论是否当权者——发出沉默的吼声,更是他日香港实现民主的其中一块砖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