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广泛听取 >“小朋友房间没财物"‧男童抗飞虎匪护家人 >

“小朋友房间没财物"‧男童抗飞虎匪护家人

2020-06-10  点赞319   浏览量:434
“小朋友房间没财物"‧男童抗飞虎匪护家人(雪兰莪.巴生21日讯)有保安员巡逻的围篱计划住宅区,一样无法保障治安。一批疑来自外地的专业“飞虎匪"轻易破解所有保安措施,事后还取走闭路电视录影带,令警方调查受阻。为了自保,小孩也要懂得面对匪徒,这批匪徒早前洗劫一间民宅时,一名华裔小六生冷静应对刀匪,最终令匪徒放弃搜索他的房间,让婆婆和两名姐姐免遭伤害,也保住自己的储蓄,成为家人的小英雄。来自实达阿南第五区、第六区及第八区的逾百名居民週日展开和平纠察,抗议当地日益严重的入屋行劫问题,要求警方高度关注。根据居民的非正式统计,过去一年内,当地至少发生三十多宗入屋行劫案,令居民终日提心吊胆,并怒斥当地的围篱计划和保安员形同虚设。一户来自第八区的住家早前遭匪徒入屋行劫,结果屋主就读小学六年级的儿子,成功保护婆婆和两名姐姐,居民不禁竖起拇指赞扬这名“小英雄"。男童陈伟益指出,事发时,他已躲在房内,但匪徒要来搜索他的房间,他坚持不肯开门,匪徒使用巴冷刀撬门,并从下方门缝伸进利刀,企图削他的双脚。匪没继续搜索他原本不想开门,但后来匪徒威胁:“你不开门,我就砍你的婆婆",听了匪徒的威胁后,他不得不开门,这时却发现门锁被匪徒撬烂了,无法打开。“为了不让婆婆受伤害,我便使劲从房内推撞,撞开房门,匪徒把婆婆、两名姐姐和我押到床上,并用棉被盖着我们。"他说,由于担心匪徒逗留太久,会伤害两名姐姐和婆婆,于是他便开始与匪徒对话,并告诉他们:“小孩子的房间没财物"、“只要不伤害我们,你要甚幺就拿走"等,最后匪徒只是随手拿走一台iPad和8令吉现金。匪徒离开前,还以华语回应他:“放心,我们是好人",相信是这名小朋友的勇气折服了匪徒,因此匪徒并没继续搜索,很快就离开他的房间。谈回这起事件,天真的陈伟益说,只要匪徒没伤害婆婆和姐姐,他就不生气他们,而且匪徒匆匆离开,没抢走他收藏起来的储蓄。不过,他说,发生这件事后,他感到非常害怕,每当下雨天就会望向窗外,因为匪徒是在雨夜打劫他的住家,并且不敢再开门回应门铃了。居民形容“飞虎匪"有指定制服居民指出,这批匪徒有一套指定“制服",即头戴冷帽、手套、身穿花纹直线冷衣,装扮酷似香港的飞虎队,因此居民形容这批匪徒为“飞虎匪"。这批匪徒每次出动皆有策略性造案,若要引出屋主主动开门,门铃反而成为他们干案的工具。首先,匪徒会按门铃,然后躲在一角,让探头查看的屋主看不到是谁按门铃;当按了数次后,事主就会开始不耐烦,并打开大门走出来查看,这时就是匪徒现身的时机,立即持巴冷刀威胁屋主入屋。匪徒为了方便控制屋内的成员,会把他们押持到一个角落,方便监控。若他们在夜间行劫,就会拉上所有窗帘,然后才开灯,让外面的人以为屋主还未入眠,而匪徒就可在光线充足的环境下,大肆搜索。策略性引屋主开门据知,这批匪徒每次造案时,出动3至5人,有华裔、印裔和马来人。居民指出,其中有一次,一名匪徒驾车驶过保安亭时,遭闭路电视拍下司机的样貌,可惜最终警方还是揪不出这批党匪。据知,匪徒是使用偷来的驾驶执照来交换保安亭的通行证,因为这些更新式驾照虽有地址,却没照片,因此令匪徒可假冒屋主进入围篱範围。匪徒是驾驶一辆白色丰田嘉美轿车,不过车牌每次更换,疑使用假车牌。匪党传呼机以暗号联络居民指出,这批匪徒里应外合,并使用传呼机以暗号互通消息,每次干案时,疑有匪徒在外监视保安员的一举一动,一有不妥就“哔"一声,传呼同党脱离。同时,匪徒干案后,一定会取走屋子的所有闭路电视画面,此举相信是为了切断最直接的“罪证",阻碍警方调查。受害的居民形容,这批匪徒干案时非常从容和淡定,像吃惯“大茶饭",只要居民不反抗,他们就不会伤害居民。不过,其中一户人家遭洗劫时,由于女佣紧张反抗,结果在混乱间割伤食指,缝了5针。团体称勿搞大免屋价下跌屋价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当居民尝试向一些团体表达治安不靖的诉求时,竟有人回应说:“不要搞大此事,否则我们的屋价就会下降了",令居民气愤不已。居民强调,他们目前只想心平气和解决治安问题,他们会首先成立一个治安委员会,再收集资料反映问题,希望问题儘快获得解决。他们指出,目前,他们一个月缴付40令吉保安费,不过目前的保安员都是以外劳为主,因此令他们质疑保安员的素质,并会针对此事展开讨论。社工:疑匪党聘外地人干案接获居民投诉的社会工作者陈彼得指出,根据他收到的消息,不排除这批匪徒是本地匪党从外地聘请而来,利用他们的“非法专业"协助造案。他说,警方在打击罪案方面,已派警员巡逻,但党匪还是有办法避开警员、保安员及闯入围篱,可见匪党的能力并不能忽视。他指出,将展开一场民间签名运动,并致函给全国总警长,要求加派人手保护巴生市民的性命财产,若任由匪徒继续猖獗,形同挑战警方的权威。围篱越多变相耻辱警威行动党律师陈博雄指出,如今警方保不了、保安员失职、围篱又形同虚设,难道需要“全民习武",掌握一门武艺,才能自保吗?他说,“围篱计划"对警方而言其实是个耻辱,因为围篱越多,证明民间越没安全感,因此警方应从防範罪案、致力调查及逮捕罪犯为主力,重振警威。“现在,许多发展商都以围篱为卖点,但如今连围篱也挡不了匪徒了。"因此,他希望警方不要再本末倒置,致力打击罪案才是最重要,化被动为主动。【一人一句】◆郭美珠(41岁):我在一年内遭洗劫两次,其中一次匪徒还企图取走保险箱,不过最终相信是保险箱过重而带不走,中途放弃。我只报了一次警,因为对警方失去信心。◆陈德圣(39岁):我家日前遭行劫后,一经查问才知道当地在过去一年内,已发生至少30宗入屋行劫案,而且这只是他所知的数目,真实数据可能更多,如今居民唯有设法自保。◆黄晓慧(35岁):早前住家遭洗劫,所幸邻居发现而高喊,许多邻居冲了出来,才令匪徒落荒而逃。我们只想解决问题,而不是要怪罪他人,希望能有个安全的生活环境。◆“智取"匪徒的小六生父亲陈迪伟(40岁):刚搬进来不到一年就遭洗劫,我每天买万字却不见我中?这些匪徒造案手法乾净利落,明显是专业的党匪,就好像一间大公司获得“ISO"一样,令人心惊。◆陈博雄:“围篱计划"对警方而言其实是个耻辱,因为围篱越多,证明民间越没安全感,警方应从防範罪案及逮捕罪犯为主力。◆陈彼得:不排除这批匪徒是本地匪党从外地聘请而来,利用他们的“非法专业"协助造案。“飞虎匪"特征◆驾驶一辆白色丰田嘉美轿车,车牌不停更换,疑是使用假车牌。◆有一套指定“制服",头戴冷帽、手套、身穿花纹直线冷衣。◆两批人里应外合在保安亭监视,使用传呼机和暗号互通消息。◆匪徒每次出动3至5人,有华裔、印裔和马来人。◆按“门铃"引出屋主主动开门,然后现身持刀胁持屋主。◆造案时从容和淡定,只要居民不反抗,就不会伤害居民。◆造案后取走所有闭路电视画面,切断最直接的“罪证"。‧2013.01.21

相关阅读